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 > 正文

美联储上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 日元迎来“大时代”2022-05-06 11:02:33 | 来源:大众日报 | 查看: | 评论:0

东京时间5月5日晨,美联储一举上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美联储加息令日元与美元的息差进一步加大,在乌克兰危机叠加日元大幅贬值背景下,美联储加息令日本经济复苏承受更大压力。

3月初以来,日元呈现快速贬值态势,4月中旬抵近20年来最低水平。日本金融市场人士认为,日元迎来了贬值的“大时代”。

自1971年尼克松宣告黄金美元脱钩(尼克松冲击),战后国际货币体制(布雷顿森林体制)瓦解,日元进入持续升值时代,日本货币当局及出口企业开始了持久的日元升值抵抗战。美国也时不时开始使用日元升值手法敲打日本贸易,“日元恐高症”成了日本朝野的通病。在那个时代,“日元贬值”可谓日本政策当局可遇而不可求的向往。

然而,面对本轮日元贬值,岸田内阁的财务大臣铃木俊一却将其称为“恶的日元贬值”。近期,媒体的问卷调查也显示几乎没有日本企业认为当前的日元贬值为“良性”。只有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认为日元贬值对日本经济总体有利,并维持既有政策不变。政府与央行的政策分化,即主导外汇政策的财务省与对日元汇率有决定性影响的日本央行之间出现了政策方向不一致。这使得日元汇率走势更显扑朔迷离。

当前日元汇率的决定因素有三:一是国际收支状况,包括贸易收支和经常账收支等;二是内外利差,即日美金融政策分化;三是市场对风险的评估。从国际收支看,泡沫崩溃后,日本经济历经30年调整、改革和恢复,产业结构发生重大变化,海外生产比例超过三成。日企海外子公司主导的对日“逆进口”加速贸易顺差长期呈递减趋势。企业对外投资收益稳定增加,形成了新的经常收支顺差结构。这与日本的净债权国地位结合,使得日本经济渐呈“成熟债权国”特征。由此,日元汇率获得总体稳定的基础。

从利差角度看,日美利差及其变化成为预测日元汇率走势的指标。尤其是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金融政策,使日美利差急剧变化,直接左右日元美元汇率。在“安倍经济学”下,日本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及零利率和负利率政策,拉大了美日利差,使日元进入长期贬值通道。据国际清算银行测算,日元实际有效汇率去年11月就跌到1972年以来约50年来最低水平。3月初,美联储加息,日本央行表示保持既有政策不变,市场预期美日利差进一步拉大,日元汇率接近1美元对130日元关口。市场预测,下一个关口可能就会碰到2002年的1美元对135日元,以及1997年金融危机下的1美元对147日元。显然,市场在观察美政策动向,随之准备进一步抛出日元,抢购美元。

市场风险变调,加剧日元贬值。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和2012年希腊债务危机,日元被市场追踪,一度出现1美元对75日元的升值局面,体现了“有事买日元”法则,日元成市场避险工具。而今,美国不断给“俄乌战事”添油加火,“有硝烟的风险”弥漫,市场遵循“有战事买美元”法则,形成“抛日元、抢美元”风潮。实际上,美元不仅对日元升值,对英镑、欧元等也呈升值态势。此轮日元贬值带有美元独步走高的背景特征。由此,以美元计价的日本进口原油、天然气等折合日元价格上升,加重国内生产、消费成本,“日元贬值”表现“恶”的属性。

作为亚太产业链的主要供应商,日本企业无疑因日元贬值而提升了全球价格竞争力,特别是在RCEP等自贸区生效背景下,定会加速地区产业链向日本国内回流,特别是增强经济安全保障相关的产业链回撤的可能性。

日元在经历了1999年“面向21世纪的日元国际化战略”后,日益成长为成熟的国际货币,保持一定程度的外储货币地位,以及贸易、外汇交易货币份额。尤其是,2012年中日达成协议,允许日元与人民币直接交换,建立互买国债框架,并保持货币互换协议,共同推进货币国际化。本轮日元贬值既体现了日本经济的基本面,也反映了国际市场对主要国家金融政策变化预期,折射国际秩序中的地缘政治风险,必将加速国际货币体系的货币结构变化。今后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金融政策何时退出量宽状态,会否重演诱发2007年次贷危机的“日美欧政策不同步”,将成为国际金融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

上一篇:冯长革涉案吴天君,和谐集团安可再续和谐? 最后一页下一篇:

最近更新